我从没用过淘宝:当许知远遇上薇娅

From:微博「听夏子说」

—“我从来没用过淘宝。” 许知远语出惊人。
—“你是从山里来的吗?” 薇娅笑出声来。
1
2019 年12月18日许知远首开视频直播,在薇娅淘宝直播间售卖单向历,直播观看人数 777 万,几分钟后6500 本售罄。“卧槽,这么厉害!” 许知远惊得爆了粗口。

2020 年3月9日,许知远第二次和薇娅视频直播,他联合南京先锋书店等六家独立书店的创始人共同发起了“保卫独立书店”公益售卖活动。95 分钟的时间,超过 14.5万人观看,99 元的图书礼包共售出了 7000 多件,筹集到 70 万元人民币。

许知远是作家、单向空间创始人,自称“一个对社会抱着疏离和偏见的知识分子”,曾任《经济观察报》主笔,出版了《那些忧伤的年轻人》《青年变革者:梁启超》等书,访谈节目《十三邀》自 2016 年开播后就始终处在媒体的镁光灯下,数次上榜热搜。

薇娅是淘宝“直播一姐”,2019 年双十一期间,商品成交量27 亿元,直播间用户达4300万,超过“口红一哥”李佳琦,成为商家追捧的流量担当和销量保证,人称“被时代选中的女人”

许知远和薇娅的粉丝,可能是两个世界的人。喜欢许知远的人,多混迹于豆瓣和知乎;喜欢薇娅的人,常流连于淘宝和抖音。

当得知许知远去薇娅的淘宝直播间时,他的粉丝顿时炸锅了:
“真的吗?我不信!”
“是我疯了,还是许知远疯了?”
“这是人性的扭曲,还是道德的沦丧?”
“哈哈哈,好有喜感。”

说实话,我心里也咯噔了一下,“淘宝直播?有点 low 吧?”人们惊呼:“中国知识分子完了,终于向流量低下了头”。

明明我们是抬头直播的,为什么不能理解成流量向知识分子靠拢呢,许知远回应。所有时代都需要新的载体去和大家交流,文字是一种写作,直播也是一种写作。我们既要尊重传统,也要保持开放,许知远补充道。

2
2020 年3月18日,《薇娅是许知远很陌生的物种》在《十三邀》播出,许知远带着对技术和直播好奇心,走进了薇娅的直播商业王国。

许知远:一年365 天,你330 天每天下午五点工作到第二天早晨八点,这么连轴转,会不会觉得被工作绑架了?
薇娅:没有,我运气好,这是一份我喜欢的工作,我要珍惜这个时代给我的东西,给更多的人带来价值,让人间值得。有人说我应该让自己闲下来,但我做不到。

许知远:你是一个幸运的人,你的喜好和这个时代的潮流是吻合的。大部分吻合潮流的人会随着潮流摇摆,但你不会,你有自己很强的执著,你用一种非常理性的方式,完成了一件非常疯狂的事情。
薇娅:“理性的疯狂”说得很准确,主播这个工作要有定力,找到自己的定位,才能坚持下去。现在我是连接商家和粉丝的桥梁,我有四千万粉丝,有五百人的团队,还有成千上万的商家,如果不直播,我会觉得对不起大家。

许知远:成功对你很重要吗?
薇娅:成功对我不重要,做好事情对我很重要。我不能辜负粉丝对我的信任。我希望成为她们另一空间的贴心闺蜜,每天尽心尽力地为她们筛选生活所需的优质商品。

薇娅:我很好奇,你不想了解新鲜事物吗?
许知远:我对新鲜事物也好奇,但并不能让我真正的心潮澎湃。比如抖音,对我来说,它不新鲜,它是一种假新鲜。流行不一定是新鲜,有时候流行是陈旧。许知远:你给我一堆口红,我就发疯了,这个有什么区别啊,但有人在里面看到无数的乐趣。
薇娅:至少买的过程是快乐的。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同,直播间治愈了很多人,成为她们生活的一部分,她们像在看一部永不停歇的连续剧,没有结局只有续集。

许知远:如果被放到一个荒岛上,我会带唱片和书,太阳下山前,可以看看书,听听音乐,你会带什么?
薇娅:我会带鱼竿、充电宝和手机,这样会让我有安全感,只要还有和外界联系的方式,就还有无限的可能。

许知远和薇娅相向而坐,就像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隔岸相望。

3
2019年12月18日,薇娅和许知远同时出现在《新周刊》中国年度新锐榜颁奖典礼上,他们分别获得了年度电商主播奖和年度图书奖。

薇娅:非常感谢《新周刊》给我颁这个奖,让更多的人了解电商直播这个行业。

许知远:我们生活在一个追求数量的年代,谈论的都是多少百万人看了这个视频,谈论的都是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规模,但人在其中,到底有什么样的价值和意义呢?

许知远质疑时代,格格不入。

他是“技术进步”的怀疑者,痛心于平静的内心被微信、微博摧毁了。他说,我们在新技术后面又传递了多少陈旧的思想和陈腐的东西呢?

在许知远的灵魂里,那个理想的乌托邦被今天的物质世界所淹没,甚至发不出太多的声音。他试图用自己的话语体系去审视时代潮头的薇娅,表现得像上个世纪穿越而来的知识分子,木讷又守旧。

薇娅立足时代,顺势而为。

在薇娅身上,我们看到被物质吞噬的你我,被欲望制造的需求,她的成功是这个时代的成功。

她直面自己的“浅薄”:“我没什么文化,不去思考什么意义,想做什么立刻去做,不怕失败,就怕慢了”。这股破釜沉舟的勇气,让她快速融入时代大潮,成为淘宝直播天花板的代名词。

不同圈层,不同风景。“你是我很陌生的物种”,许知远对薇娅说。

激烈碰撞后,是自我拆解和寻求融合。

许知远说:“可能我干的事在你眼里也特别枯燥,我会持续写书、研究课题,我那些书、那些资料就跟你这些物品是一样的,正常人看也很枯燥,也没有什么乐趣。”

但他依然固执地说:“我可以接受看短视频这件事,但我不会去看”。

那么,到底怎样才是好的呢?

没有标准答案。

世界上有很多许知远,也有很多薇娅。别人的看法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这件事是不是你想做的,是不是真正吸引你?如果是,那许知远们就继续写他枯燥乏味的书,薇娅们继续卖她物美价廉的货吧。

生活本无对错,一个好的社会,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,为自己带来快乐,为社会带来价值。哪个最适合你,哪个就是最好的。

点赞